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 

沈阳完美私人会所

沈阳完美私人会所为您提供无微不至的保健服务!
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丽丽
  • QQ:3433575912
  • 微信:15840101318
  • 手机:15840101318
SPA Ne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重庆爱情故事
新闻中心
重庆爱情故事
发布时间:2015-10-1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3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在今天这个真实的社会里,物欲横流,来去匆匆,我们每个人的身边,每天都在发生这样或那样的故事:有平凡的温馨、有浪漫的祝福、有辛劳的感动、也有惊心动魄的真实......本故事纯属真实的虚构,如有真实的雷同,纯属意外巧合。
第一节 初到重庆,新进南山
初到重庆,一切都感到陌生,一切也感到新奇,如果不是为了爱情,呵呵,就是为了俺那亲爱的艳艳,俺也许今生都不会踏上这个城市。俺的她叫欧阳若艳,在学校时,大家一般都叫她欧阳,但她却要我叫她艳艳,理由是她的家人都叫她艳艳,虽然这个要求很无理,呵呵,俺心里却是偷偷窃喜,这不是说明了她把俺当成了一家人嘛。
艳艳的爸妈来过学校,俺们一起见过面,他们也同意艳艳和俺的关系。有一次俺们四人聚会时,她爸爸曾笑着说:我是热烈欢迎你加入我们家庭的,这样我就可以将支持率从1/3提到1/2。把艳艳和她妈妈逗得花容颤笑。艳艳却故意绷着脸说:不行,江林那一票只能由我来投。呵呵,总的说来,经过俺的努力表现,俺在艳艳的爸妈眼里算是通过合格验收了。

重庆,中国西部唯一的一个直辖市,也是最年轻的直辖市,据说联合国地图上都它的名字。重庆坐落在长江和陵江交汇处,美丽而又妖娆,南边有连绵起伏的南山,西边是著名的歌乐山,北边是道教圣地缙云山,只有东边,地势开阔狭长,两江交汇后由此浩浩荡荡的向东流去,过夔门,穿三峡而出到大海。
还没毕业,俺就和艳艳商量好了,到她的老家重庆发展,其间好处我很明白,但俺内心里还是非常留恋俺的东北老家,留恋俺老家的父母亲人。当俺跟家里说了这一切后,俺爹和娘都很支持俺的决定。艳艳曾跟俺回过俺老家菜里屯,家里人都夸她漂亮,艳艳也很给俺争气,嘴甜不说,手也很勤快,很快就在屯里传开了,经常有屯里的人来故意探望艳艳,艳艳总是很大方的应付,那次春节十天,真是给俺争足了面子。从此,俺就唯艳艳是从了。

还没离校时,俺就和艳艳精心写好了简历,目标是重庆的公司,标准是注册资本在2000万元以上,策略是密集型轰炸。做完这些离校前的准备后,就放手与同窗了几年的好友们一起海吃海喝,完成了毕业前夕的疯狂。
一到重庆,俺和艳艳就没有与她爸妈住在一起,这是事先与她家里讲好的,不过房子却是她爸妈帮忙找的,呵呵,不过租金却由他们支付了一年。
望着这个陌生的家,俺全身感到不适应,不过艳艳却是无比的兴奋,阳光灿烂的说:
“亲爱的,我今天请侬吃火锅,为侬大驾光临接风洗尘,不知侬是否肯赏光?”
艳艳几句俏皮话,一下就打开了俺心中的结:美女如此盛情,俺一定如约赴宴。
七月的重庆,到处热气腾腾,就是不动也会大汗淋漓,但可爱的重庆人民却在这时能海吃火锅,想来是比非洲兄弟还不怕热了。

艳艳的爸妈早已来到火锅店了,菜也点好了,看见俺们去了,艳艳爸爸笑呵呵地说:“我没有叫外人,就咱们一家人,欢迎你们回到重庆。来,江林,坐我这边,等会我们俩喝几杯。”
一位服务员走过来,掏出一把开瓶器,呼呼的一下开了好几瓶。桌子中间,热烈的火锅开始翻腾了,锅的中间用金属从中分隔成两半,一边叫红汤,一边叫清汤。俺想,这是艳艳她爸妈为了照顾俺才这样点吧,一想到这,俺心里顿时有了无限的感动。
这时,艳艳爸爸握着酒,对我说: “江林,欢迎你来到重庆,委屈你了,希望你以后把这儿当成你的家乡。刚开始,肯定有很多不适应,也会有失败,希望不要气馁,不要放弃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,我和你妈,还有艳艳都坚定的支持你。我和你妈,对你和艳艳没有好高的要求,只希望你们平安健康快乐,小日子过得去就行了,当然了,能过得更好那是更好,不过一切,都要慢慢来,不要急,千万不要急。”

俺急忙端起酒杯说:“谢谢伯父伯母。”话还未完,丹丹就用脚在桌底下踢了俺一下,然后又用眼睛瞪了瞪俺,绝顶聪明的俺马上明白了艳艳的指标,急忙改口:“谢谢爸爸妈妈!”然后碰了一下艳艳爸爸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丹丹爸爸和妈妈呵呵呵的笑了几声,然后也开始喝酒吃菜,艳艳看我一饮而尽,马上激动的说:“个笨江林,喝那么急干啥子,慢点喝。”然后开始给俺碗里夹着俺最爱的菜。惹得她爸爸都夸张的说:“艳艳,你郎个只为他夹,还有养你几十年的老爸呢。”
艳艳拉着撒娇的口气说:爸,你有妈妈疼着你呢,才不稀罕我呢。一边说一边夹着菜送到她老爸老妈碗里。
一家人,有说有笑,开开心心的吃着喝着,俺也时不时的冒几句普通话版的重庆话。正是兴致正浓时,突然有人喊:

“欧阳!欧阳!你郎个时候回来的......”俺们四人立马朝声转向,喊声是从大门旁的收银台传来的,一位短发女孩正朝俺们这边挥着手呢,当然,那肯定是在向艳艳打招呼。她一边喊一边朝俺们这边快步走过来。
艳艳抬起眼,望了望女孩,愣了几秒,马上就反应过来说了句:张小艺!然后马上站了起来,转身与短发女孩来了个热情的拥抱。好半天,她们在分开,但却互相拉着小手,显出不是一般的闺密。
“你啷个时候回来的嘛,也不通知我们一下”,短发女孩有点气气的说。
“今天下午才拢的。你呢,回来几天了?工作怎么样呢?”艳艳不等女孩继续,就连忙接上话,辟哩叭啦的回问起来。
“我回来十多天了,工作嘛还在寻觅之中。”短发女孩笑着慢慢的说。
然后转过来,“伯伯!阿姨!好!你们一家人来吃火锅呀,哦!还有......嘿嘿......艳艳,是你那位吧,长得好帅哟。艳艳,你动作好快哟,居然带了东北帅哥回来了......”

“笑什么,小艺,别耍嘴皮子了,你要叫姐夫才对。来,我给你隆重介绍一下。”艳艳故意板着脸说,然后用手拉起俺:“这是我家当家的,叫江林,不过你得叫姐夫,记住呀,要有礼貌,别没大没小。”
“江林,这是我从小学耍到高中的的好朋友,叫张小艺,人家可是中大有名的校花之一哈,不过你已经被我俘虏了,没机会了,哈哈…….。”
一段台词似的介绍,在俺脑里快速运转处理着,还没等俺嘴里输出信息,女孩已经伸出了另一支玉手:
“帅哥!不!姐夫!不!不!叫姐夫不行,你们还没请客呢,还是叫你哥吧。江哥,你好!欢迎你为了我们美女欧阳,为了爱情,落地重庆!”
俺急忙伸出用黑土地养育了几十年的厚重的手,说道:“初到重庆,见到你很高兴,以后请美女多多关照!”然后象征性的挤了挤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笑容。

俺诧异中带点惊喜,重庆出美女,果然名不虚传,俺家艳艳就不用说了,眼前这位小艺确实长得贼漂亮:一抹乌黑发亮的短发精心整齐;一双大眼睛象宝石一样,水汪汪的忽闪着;小苹果脸真的是白里透红,让人欲吃却怜;小嘴淡红淡红的,随时象机关枪一样的扫出辛辣俏皮的话语;肩上,一席淡蓝色的连衣裙从肩落下,显得修长而又活泼;胸前微微傲起,焕发出女孩的青春略又成熟的气息,用现在流行的话说,绝对萝莉!这样的女孩走上街头,肯定是百分之几百的回头率。
俺正在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的扫描着小艺,旁边艳艳的妈妈接过话:小艺,坐下来一起吃!
“不了!阿姨!下次吧,刚才在楼上吃过了,跟我几个重庆的中大同学一起的,刚买过单呢。”
“好了!不打扰你们了。艳艳、江哥,有空打电话!伯伯、阿姨,你们慢慢吃!”小艺向俺们挥了挥手,然后拉过艳艳,要了电话,向门口走去,娇柔活泼的背影慢慢远去。突然,她回过头,朝俺们这边望了一下,明眸的眼睛在黑夜中特别明亮,不知怎么,俺刚好抬起头,正好碰上,一瞬间,俺有种迷失的恍惚,但很快回过神,用嘴角笑了笑。

夜色,迷离温馨;人流,温情流淌。俺和艳艳把她爸妈送回家后,俩人慢慢的走在五彩的街道上,这时酷热已慢慢消退,街上行人反而更多了。一排排黄桷树(榕树的一种)婆娑撒下,地灯对照着树枝树叶,仿佛就象一座座小溶洞,千枝百怪,各色各样,绝对的艺术!怪不得北人喜南下,南国风景果然迷人。
回到家里,俺和艳艳都有些累了,一关门都立马躺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。好半天,艳艳才说:
“老公,你先去洗澡吧!”
“不!还是老婆你先去吧。”迁让是华民族的美德,这点俺还是很清楚。
“快去吧,老公!”
俺突然心计一上来,提出一个香艳方案。“艳艳!俺们一起去洗吧!”
好半天,艳艳才说,“好吧!我数一、二、三,都起来哈!”
“一!”“二!”“三!”重庆丝足会所http://szwxpx.com.cn/